本月你過得有創意嗎?

(文章來源魅麗雜誌漣漪人專欄)

 

本月你過得有創意嗎?
創造力開啟生活漣漪的效應
活得精采又有創意,重點不在於做了什麼特別有創意的事,而是願意「創造」,並享受其中。

「很多人說我們都在尋求生命的意義。我不認同。我認為我們在尋求的是一種活出來的感覺。」美國作家喬瑟夫‧坎伯

以前,我的生活教練,每個月都用同個問題考倒我,「上個月你過得多有創意?」起初我非常排斥這個問題,覺得自己並不是非常有創意。當時的我認為,畫畫、跳舞、創作……是藝術家和設計師做的事情。但經過多年嘗試和實踐,我漸漸發現,精采的生活是源自一份創造力。

一週生活實錄
生活的創意可以是設計菜單,煮一頓飯;策畫一場同學會的聚餐;把渡假的照片編成一本相片冊;把家裡的小陽台整理成都市綠洲,或是為自己創造一個與大自然相處的野餐時光。且容我和大家分享,二○一五年三月的第三個週末,我是這麼過的。

星期六
早上:大安公園享受野餐。晨跑完畢買早餐,到公園裡我最喜愛的大王椰樹區,邊閱讀雜誌邊吃早餐。偶爾看看四周也在休息享受的人們。我會觀察,在腦海裡為他們編故事。情不自禁的躺在草地,讓臉孔面對天空曬太陽,瞇著眼透過背光的葉子看到藍藍的天空。

晚上:紅房藝文聚會(Red Room Stage Time and Wine)。朱平是的我人生伴侶,每個月的第三個星期六,是他最期待的一天,是他和友人發起的藝文聚會「紅房(Red Room)」,固定舉辦的日子。聚會中,所有參與者都可以自由登記上台分享五分鐘。一首詩、一首歌、一段無厘頭地嘶吼大叫、一個神聖寧靜的片刻、一段舞蹈、部落格上的消息、書上的節錄、自言自語的呢喃……任何大家可以想到,且認為值得分享的生活藝文經驗,通通歡迎。

朱平這麼形容紅房:「透過沉靜的心和深沉地聆聽,在一個充滿正向以及創造能量的空間裡,我們找到彼此相似地方。偏見與誤解都是來自無知與恐懼。紅房是一個行動,提醒我們深沉原始人們需要和彼此連接,在無限的無知下,我們都平等。自從二○○九年,紅房成為了我們生活重要一部分,我希望更多的朋友們可以發掘紅房,離開現實世界,關閉手機,深入聆聽,感激與支持其他人,我們就可以找到自己身處的正向和創意的生態圈,一個快樂可以容易延伸的地方。」

有時有點累,卻被創造的能量充滿
偶爾,我會感到跟這麼多陌生人打交道很累,想待在家休息。但到了現場,就被參與者的能量感染。踏上紅房舞台的表演者,來自不同國家,不同專業,不同文化背景,相同的是,創作占他們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他們在意創造,不管是寫詩、寫曲、唱歌跳舞、表演說笑等,無關做得多好,而是踏出自我展現的那一步。

午夜:Lezs Meeting女人國十週年系列開幕暖身派對。身邊有許多同志朋友,但《LEZS》雜誌舉辦的女人國派對,我生平第一次參加。雜誌創辦人王安頤說,《LEZS》的目標是打造一個媒介平台,凝聚不同聲音,也讓非同志群體以真實、中性的角度,看見女同志的生活樣貌及生命故事。發聲,不一定得是社運式、抗爭性的,她選擇從時尚、生活風格、人物故事、音樂、影像的角度,軟性傳達女同志的觀點。來到台灣後,我學到女同志稱「拉子」,那晚看到他們為自己爭取一個同樣去愛的機會,我非常支持他們,因為幸福就是能愛與被愛。

星期天
早上:提供電話教練服務給北京的客戶。這位客戶創業後經歷許多辛酸,最後公司被併購,沒有破產或關掉,也算是一種解脫。他不再需要擔心公司的財務及營運,但同時也感到極度失落,無法適應改變。談到一半,抑鬱忽然像雲一般散了,他悟出了重獲生命力的方向,讓他感到有意義的是對人、對事、對社會、對地球創造價值的初衷。身分是員工,還是老闆,都不重要,只要他以創造價值為目的,就能夠活得精采。

中午:雲門淡水劇場舉辦的紀念羅曼菲午餐會。羅曼菲去世後,透過她的好友和多位傑出學生,我才認識了這位偉大的女性。每年三月,曼菲的家人及好友都會相聚,以歡樂的方式紀念她,同時也以曼菲的名字成立助學金,九年以來支持了四十五位舞蹈新銳出國進修。我從舞蹈家好友周書毅、布拉瑞揚身上,看到曼菲對他們的影響:不斷地超越,把自己推到那陌生、不舒服的挑戰地帶,期待駕馭後的蛻變。讓我更深刻的相信,我們的每一個行為,都可能是正向影響別人一生的機會。我看到漣漪效應在擴散,這些效應在曼菲離開後,餘波盪漾。

晚上:《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舞台劇。改編自同名小說,敘述作者米契.艾爾邦(Mitch Albom),與罹患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ALS,又稱漸凍症)的大學教授莫里.史瓦茲(Morrie Schwartz)之間的故事。

滿滿的行程,滿滿活出來的感覺
這次舞台劇導演Brook Hall,是位居住在台灣的外國人。如同台灣其他藝術工作者,Brook在極度有限的資源能力下堅持創作,進駐北投一個工廠廠區,設立實演場「The Lab Space」。只能容納五十多個位子的創新社區小型劇場,與觀眾幾乎零距離的舞台,我們不純粹是觀眾,也是參與者,共同創造每一場表演。Brook租下這個場地時,真擔心他想像的劇場無法實現,但看到他親自油漆,鋪地板,收集二手家具,直到開演,我的擔心多餘了。他的蝴蝶效應劇團與實演場,還需要更多支持,我會盡力幫助推廣。

每一次煎熬的過程,展現生命力
週末行程很滿,是滿滿的創意,滿滿的感動,滿滿的意義,我有活出來的感覺。怎麼過得有創意、多采多姿,重點不在於做了什麼特別有創意的事,而是勇於也樂於「創造」。創造的過程是生命力的展現,從無到有,從想法到實現。朋友提出很現實的狀況,「Ming,很多人可能沒有時間創造生活。有家小要照顧,還要忙工作,沒有自己的時間,也沒有自己的空間。」但正因為這位朋友的提醒,我更堅定要推廣非零禮物,為沒有時間、但期待嘗試新體驗的人,策展更有意義、更快樂的生活。透過非零禮物,每個月我和團隊策展一個主題,寄出一份送到家的驚喜,也包含特別規畫的家庭作業,協助大家鍛鍊「創造」力。

撰寫〈漣漪人〉專欄,從想法醞釀, 思路釐清,琢磨下筆,也讓我每個月有創作的機會。每一次寫作都是煎熬的過程,同時也是生命力的展現。就如美國作家喬瑟夫‧坎伯所說的:「很多人說我們都在尋求生命的意義。我不認同。我認為我們在尋求的是一種活出來的感覺。我們的生活經驗會在我們的內心深處與現實之間產生共鳴。因此我們實實在在地感受著活出來的精彩。」

我邀請所有的讀者寫信給我。不管是問問題也好,或是分享你的意見,我都期待與歡迎。有互動就有參與,我們一同參與實踐幸福快樂的人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