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出發南迴!大鳥

Ari(讀音阿累)是排灣族語走吧!的意思。

南迴, 一個多數台灣人記憶中既陌生又遙遠的一隅。

探訪南迴的這幾天,正巧遇上西南氣流,台灣南方有一團雲始終不散去。南迴公路雲霧繚繞,看不到藍藍的海,天空蒼白,雨一直下,沒有陽光。

朱平開著車,我坐在副駕駛座,放了加拿大民謠歌手Leonard Cohen的音樂。滄桑的嗓音唱著我們最喜歡的Anthem

There is a crack in everything. 萬物都有裂縫

That’s how the light gets in. 那是光照進來的契機

如同這趟南迴的旅行,你無法說這是完美的旅程,但正因如此,南迴的真實與樸實的生命力,才映照出了它的美。

南迴,是一段連台東居民都未必熟悉的地方,因為人煙罕至,所以有好多神秘的故事還藏在這,獵人追蹤師、部落奇女子、排灣族巫師的話、靦腆的植物雕塑家、凌晨時分補著魚的網、荒蕪盡頭的海。南迴處處有詩,安靜地存在著許多純粹的事物。

南迴像是一座有機的森林,沒有刻意的鑿痕,人事物都保持著原始的樣貌。我喜歡這樣的旅遊(Off the beaten track),一種探索及深度的旅行,能深入地方,看見當地人真實的生活。

第一站:大鳥

台東大鳥有個笆札筏布工坊,由部落媽媽所組成,我們來拜訪負責工坊營運的經理王曉彤她希望布工坊能成為部落中心,自給自足。這裏沒有所謂的盈餘,多出來的是給小學、運動會、社區發展用的。

王曉彤做了一件事,讓全校大鳥國小的小孩都背媽媽設計的書包。每一個小朋友的書包上,都有自己媽媽袖的十字繡,小朋友看身邊的人都有了,也會催促自己的媽媽,久而久之,所有大鳥國小的小朋友,都有了來自工坊的包包,建立大家對工坊的認同感。工坊常常都有人在,小孩放學後可以來這找媽媽,寫寫功課。老人家可以教刺繡讓文化傳承下去。媽媽在部落有工作做,拿得出早餐錢,很有成就感。布工坊做出來的包包未必是我喜歡的美感,但它的價值不是產品的銷量和市場,而是成為部落的心臟,聯繫老中青三代。這就是社會企業,真正解決部落生活的問題。

南迴都是山區,即使有 Google Map 也很容易迷路

我們早到,約見的人還沒到,就自己先逛逛。大鳥部落就兩條道路,兩邊都是矮房子,最高兩層樓。這一家最吸睛,外面有隻三條腿的黃狗。主人就是圖中左邊的女士。後來才知道我們要見的人就是她,王曉彤。
大鳥街景,四處都是色彩繽紛的壁畫。
大鳥街景,色彩繽紛的壁畫。是山豬嗎?

大鳥街景,這一條是彩繪街道,難怪到處都有彩繪。
色彩繽紛的街景。
大鳥街景。
布工坊,也是部落的中心。阿嬤們有機會傳承織繡手藝,媽媽們在這裡工作,自己賺錢又有成就感。孩子們下課後家裡沒人過來這裡肯定有人會照顧。
布工坊外面的一架縫衣機,戶外工作涼快視野又寬廣。

排灣族的圖騰與色彩。
布工坊部落的經理,部落熱血媽媽王曉彤。

大鳥部落有兩家名宿。沒機會進去,不曉得裡面的裝潢如何。外面看來挺有味道的。
大鳥部落有兩家名宿。沒機會進去,不曉得裡面的裝潢如何。這家外面有個菜園。

部落唯一的餐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