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的快樂是什麼?

(文章來源魅麗雜誌漣漪人專欄)

 

感覺良好不是快樂的唯一定義
 「正向」不是減除負面情緒,是懂得在逆境中調節情緒與能量,也懂得在平順中加入正面情緒,更有意識地經營你的生活。

感覺良好是快樂的基礎,但不是快樂的唯一定義。快樂就在追求的過程中,但快樂不是追求的目標。想想「開心」這個詞彙真有趣,當你的心打開了,你會更容易施展創意,願意嘗試,對外界充滿好奇並建立連結。

 

七月底我和一群建築師朋友討論,如何設計一個創造快樂感的空間。腦力激盪的討論中,我們一開始從空間分配與使用功能的角度去思考,但越來越有趣地,我們的討論開始往「快樂到底是什麼」去思考空間、人、體驗之間的連結。建築師好朋友於是提議讓在座每個人,寫下讓自己快樂的事有什麼。

大家寫出來的東西有:「自己動手做三明治、有選擇,可以獨處也可以加入人群、和弟弟一起吃飯的時候,因為可以不在意自己的吃相,又可以彼此分享,什麼都變得好吃、通勤時間耳機裡的音樂、享受黃昏時刻的一杯酒、早上的第一杯咖啡、任何跟植物有關的事,包括自己種花……」眾多答案中,只有二成與他人互動,八成都是獨自的行為。看來讓我們感到快樂的共同點是:「有獨處或個人的時間」。

或許是因為現代生活和工作總是需要與很多人在一起,能有屬於自己的時間會感到快樂。如果以這個發現為設計主軸,這個空間應該是個讓人放鬆自在、隨心所欲的獨處空間。但這和正向心理學研究的發現完全相反!正向心理學長期的研究追蹤發現,快樂人生的關鍵繫於和他人有良好的關係,一種和他人產生同理共感的關係(註一)。

 

正向,不是無可救藥的樂觀
快樂是人類社會自古以來追尋的課題。不論國內外,探討快樂、正向思維、正向的人際關係與溝通等等的書籍,數量只增不減。背後龐大的商機引來一派評論者、學者,開始對學習正向思考的真實效果抱持質疑,甚至抨擊。然而書中建議的方法是否有效?是否來自嚴謹的實驗?我當然有職業病,每到書店一定會翻看每一本跟快樂有關的書籍。很怕看到那些老生常談或無科學依據的快樂建議。「正向」(positivity)不是「無可救藥的樂觀」。

 

面對接受教練服務的客戶、來到漣漪人課程的參加者,與自己工作團隊的成員等,我也常需要處理他們對「快樂」的質疑。特別是那些被老闆逼來上課的人,從不吝於展現他們的抗拒,「業績都做不到了,還要我每天保持正面的態度看待這些問題,怎麼可能?」「我帶團隊的方式就是要給大家壓力,帶出大家的動力,這怎麼是負面影響?」「我知道自己不快樂,那都是因為別人啊,如果我可以不要管那些人的問題,我就無事一身輕了。」「我盡量保持積極心態, 即使他們做的不對,我一直鼓勵他們。」從這些觀察,我整理出這些迷思:

 

迷思一:快樂就是快樂的狀態(Happiness is the state of being happy)

迷思二:快樂是永續的

迷思三:消除不快樂就會快樂

迷思四:沒有人煩我,我就快樂了

 

以臨床實驗與經年累月的長期性研究,正向心理學發現快樂是「正向」,加上「生活滿意度」。針對以上提出的迷思,我以「正向」做討論,幫助大家重新思考這些迷思合理與否。

正向,簡單地說就是正面情緒多過負面情緒,不是沒有負面情緒。正向心理學並不排斥負面情緒。負面情緒有它的作用,並不是完全不好。當我們處於負面情緒時,例如:恐懼、緊張,這些是警惕防禦的訊號,幫助我們可以隨時逃跑或攻擊,以保存生命。所以,學習快樂並不是否定或是壓抑負面情緒。

我從來上課的參加者也學習到,大部分的人對自己的負面情緒都很清楚,知道什麼讓自己不快樂,什麼引起負面情緒,但對自己的快樂泉源卻很陌生。所謂的正面情緒有著開拓和建設(broaden and build)的作用,當我們感覺良好時,我們的心態是開放的。所以,研究發現快樂的人資源比較多,人脈也更廣。

 

 

能量提高的方法,現在就可以試試看
其實情緒是短暫的,不管負面或正面都不會持續,快樂也不等於時時刻刻都處在情緒的最高點。舉一個例子,最近台北天氣都超過三十五度。大熱天來一杯冰涼的芒果冰沙,美妙無比的享受。太好吃了,再來一杯!同樣的芒果冰沙,現在還是好吃,不過已不像第一杯那麼享受。如果現在再給你一杯,你不會想再吃了。

如果想開始學習調節自己的正面情緒和能量,我有一個可以馬上練習的方法,而且每個人都做得到:明天進入辦公室時,以你平時習慣的方式多加百分之五十的能量和同事打招呼。這時你已經提高自己的能量了。我相信你接著會發現,提高能量的同時,你很難避免不微笑!

不過,正向的方法並非一招打遍天下無敵手。快樂的公式會因人而異。在臉書上滿多人喜歡分享毛小孩的照片。我喜歡狗,不喜歡貓。所以對貓的分享,我沒有什麼感覺,但跟狗有關的,總會讓我開懷大笑。

解開這些對「快樂」的迷思,我們知道「正向」不是減除負面情緒,是懂得在逆境中調節情緒與能量,也懂得在平順中加入正面情緒,更有意識地經營你的生活。如果你已經懂得調節自己的「正向」,接下來想想這個問題:有件讓你快樂的事,自己一個人去做,和一群人去,這兩者的樂趣有什麼不一樣?

 

 

沒有快樂的隱士,獨處有必要 分享更加倍
正向心理學教授Chris Peterson曾說「沒有快樂的隱士」(no happy hermit)。他時常開玩笑說他的演講一句話就講完了,因為他對快樂的總結就是「別人很重要」(other people matter)。提升自己的正向,獨處有其必要,也可以創造出許多正面情緒,例如獨自享用一杯美酒或觀看一部好電影既令人喜悅也很過癮。但如果可以跟伴侶或知音共享這個體驗,不只一起細味品嘗,真心交流,還能夠沉浸在聆聽彼此描述每一個場景以及它所創造出來的體驗,畫面又歷歷在目!

我剛好有一個這樣的經歷。我時常一個人帶本書,自己泡杯茶或調一杯琴湯尼(我最享受的日落儀式)到公園,逍遙度日好自在。上個月台北藝術節在大安森林公園舉辦一場露天表演,我可以照常一個人去觀賞,不過因為有朋友一起野餐觀賞表演,分享美好的歡樂氣氛加倍了。這個體驗拉近彼此的距離,創造共同記憶。所以,真實的快樂是懂得和他人分享你創造的「正向」,因為分享,人我關係也產生正向的連結。

感覺良好是快樂的基礎,但不是快樂的唯一定義。那些對快樂的迷思,與真正讓我們活得精彩的其實有很大的落差。快樂的確不是看幾篇文章,或是在腦袋裡想著快樂,就馬上變快樂。「正向」是需要培養的,需要鍛煉的。「正向」透過和他人分享,還會帶來的加倍效力,更有意義。快樂就在追求的過程中,但快樂不是追求的目標。追求什麼呢?追求就是對自己有期許,希望發揮自己,鍛鍊自己的強項(strengths),實踐夢想,能夠為別人做些事。對我來說,快樂是需要經營的,Happiness exists in our action!

註一:魅麗雜誌第72期的漣漪人專欄「快樂就是愛」介紹美國近代科學史上,持續時間最長的一個縱貫性研究。自一九三七年起,兩百六十八名哈佛學生參加了一個名為「葛蘭特研究 the Grant Study」的計畫,主要問題是:「美好生活」有沒有公式可套用?是什麼使人們覺得快樂?就這個問題開始長程蒐集所有參予者的資料。這個歷經七十五年的時間,投入兩千萬美元經費的研究,依然持續進行中,研究發現:快樂人生的祕密,就是簡單五個字 「快樂就是『愛』」。

 

 

  1. 提筆在紙上列出讓你快樂的人事物。不設限地自由發揮,想到什麼就寫下來。寫完後,細細品讀這些讓你快樂的事情,也看看以下這幾個幫助自己反思的問題:
  • 哪些是屬於個人進行的?
  • 哪些是和別人一同進行的?
  • 如果你想提升你的快樂指數,清單上的哪一項或哪幾項是你要多做的?
  • 透過這個活動,你對快樂的認識是什麼?

 

  1. 推薦書單

這次推薦各位讀者Christopher Peterson教授的書《Pursing the good life》。雖然尚未中譯本,這本著作集結了一百篇Peterson教授在各學術期刊、專欄發表的寫作。每篇是兩到三頁的精簡內容,以生活化的用語介紹嚴謹的研究發現,同時又以幽默的口吻提出挑戰性的思維。Peterson教授連下標題都能讓人莞爾一笑,例如「Positive Psychology and Bullshit」,「Does Happiness Have a Cost?」。如果你也對正向心理學有興趣,這絕對是一本值得研讀的好書。

 

我邀請所有的讀者寫信給我。不管是問問題也好,或是分享您的意見,我都期待與歡迎。有互動就有參與,我們一同參與實踐幸福快樂的人。

 

 

TEDxTaipeiWomen 2015

(文章來源魅麗雜誌漣漪人專欄)

 

TEDxTaipeiWomen 2015於5月30日在台北舉辦,很高興有機會與策展人許毓仁共同主持一小段節目。 當共同主持人是一個不一樣的經驗。平時在課堂講課,面對多少人的場合都不害怕。換成主持人的角色,我反而很緊張,前一晚睡不著覺。其實也沒有什麼好緊張的,講者是主角,我的任務是好好的介紹她們,把她們每一個人的故事串連起來,自己講得越少越好。

 

這次活動也給我一個機會從不一樣的角度探索女性話題。我們家有四個女兒,沒有兒子。粗活家事四姐妹共同分擔。我媽媽是教師,也熱衷於社區和政治活動。媽媽燒得一把好菜,所以我們從小就喜歡做菜,也會照顧自己。我媽媽的姊妹們,每一位都有自己的工作。我受這一群獨立又自主的婦女們影響很大。女人有自己的工作,經濟獨立,有自己的生活圈對我來說是理所當然的事。

 

當2013年第一次推出TEDxWomen的時候,我的第一個反應是「有必要為女性提供特別待遇?要說男女平等,那是否也會有TED Men呢?」TED講者的確大部分是男性,如果有必要增加女性講者的比例,就把她們融入到正常的TED講座,為何要另外舉辦專給女性的講座?

 

多元與包容

大多數以女性話題為主的活動,都圍繞在做女人、太太、媽媽、女兒及兩性角色的掙扎。隨著時代的演進,女性開始擔當不同領域的前鋒,在逐漸加速的時代列車上掌舵;她們獨立突破,更合力創造。這一波波的改變,刻劃著女性角色的多元樣貌與寬廣的可能性。有些人認為女性在社會各個領域的發聲管道仍屬少數,所以需要一個特別平台,給平時在主流社會中沒有機會發言的女性。我認為TEDxWomen 不只是狹隘的探討女性角色。它關注的議題是全人類的議題,只是從女性的角度提供另外一種可能性,讓我們可以以更全面性、更包容的角度來認識世界。

 

一個正在改變的全球現象是同志婚姻的合法化,這個議題同時具有性別與性向的議題,需要更多的合力。這次TEDxTaipei Women的一位講者呂欣潔,同志運動工作者,希望讓全台灣的同志過得更好,讓這個社會更認識同志、破除汙名與歧視,讓每個同志和他們的家人相信,同志都值得更好的愛、更好的生活,所以她決定參選北市大安區立委。她分享自己長達12年的出櫃歷程。當一位同志出櫃時,冒著家人好友不諒解的風險,爭取真實的做自己的機會,這需要很大的勇氣,也需要有毅力堅持。因為當你出櫃的時候,親友們因你的出櫃有可能反而必須入櫃,因為他們還無法面對變化社會,也需要一段時間也自己內心中互相衝突的價值觀念交戰。做真實的自己這門功課,不只存於女性,也包含同志身分的挑戰,當然是我們每一個人的人生必修課程。

 

另一段讓我特別有感覺的是江秀真的演講。她是全球第一位完攀七頂峰、且從聖母峰南側和北側都登頂成功的女性登山家。這一路的經歷讓她道出「山巒群峰之上,我學會放下。」2011年,江秀真挑戰位於巴基斯坦邊界、攀登困難度極高的喀喇崑崙山。在已經走到中途的情況下,卻因為鞋子損壞,而無法繼續前進。這時,前進就能獲得登頂的桂冠,往回卻可能要面臨贊助商和其他人的責難,她選擇勇敢轉身,事後也證明這是正確的選擇。江秀真也說「想做,就別想太多。你的夢想如果對社會有利,那就勇往直前吧!」她登過西藏岡仁波齊山,讓我回想到2002年也登過那座山的經歷。藏族的傳統是轉山,需要三天的時間。登山的過程,是認識自己的過程。一路上,空氣稀薄,又冷又累,百分百靠自己的雙腿,一步步把自己踩上世界的屋脊。「轉山」更大的意義是在「轉念」, 改變念頭就能夠改變自己的處境。這也啟發我們去思考社會框架對女性的限制其實就像一個念頭,勇於挑戰舊有觀點,就能創造更寬廣的新定義。

 

男性的參與

當天中場休息的時候,有位男士過來跟我說話。原來昌先生上過我的漣漪人課程。對他來說,那課程就如同一顆小石子丟進他原本很安定的生活,激出新的漣漪。他說「這是第一次參加TED的活動。在電腦前要按下購票的那一剎那,還猶豫了一下。這是以女性為主題的活動,我自己一個男生參加感覺有點怪,但又好奇,想給自己一個新的體驗,跨出自己的舒適區。」 台灣社會有救了!新一代的男人也開始期許自己成長,學習不同的觀點,勇於面對自己不熟悉的領域。

 

結束時我做了一件事,邀請在場的男士們站起來(大概不到一成),感謝他們的參與。創造多元包容的環境,男人女人都不應缺席。女人需要的不是幫助,不是支持,真正需要的是男人的參與,共同學習做真實的自己,活出我們的熱忱,發光發亮。我知道魅麗雜誌有眾多男性讀者,我也鼓勵男人參加TEDxWomen ,自己來也好,陪伴侶來或帶媽媽來,與母親一起學習。 你會接觸到不一樣的視野, 不是更好或更差,而是更多元。所以,希望下一次的TEDxWomen會有一半的觀眾是男人。

 

 

TEDxTaipei Women 2015當天有多位講者,每個人的故事都值得我們欣賞與學習。 我相信 未來會在線上分享當天的影片。在此之前,請大家到youtube找第一屆TEDxTaipei Women 的影片觀賞,認識更多嶄新前瞻的多元思維。www.tedxtaipei.com

我邀請所有的讀者寫信給我。不管是問問題也好,或是分享您的意見,我都期待與歡迎。有互動就有參與,我們一同參與實踐幸福快樂的人。

 

本月你過得有創意嗎?

(文章來源魅麗雜誌漣漪人專欄)

 

本月你過得有創意嗎?
創造力開啟生活漣漪的效應
活得精采又有創意,重點不在於做了什麼特別有創意的事,而是願意「創造」,並享受其中。

「很多人說我們都在尋求生命的意義。我不認同。我認為我們在尋求的是一種活出來的感覺。」美國作家喬瑟夫‧坎伯

以前,我的生活教練,每個月都用同個問題考倒我,「上個月你過得多有創意?」起初我非常排斥這個問題,覺得自己並不是非常有創意。當時的我認為,畫畫、跳舞、創作……是藝術家和設計師做的事情。但經過多年嘗試和實踐,我漸漸發現,精采的生活是源自一份創造力。

一週生活實錄
生活的創意可以是設計菜單,煮一頓飯;策畫一場同學會的聚餐;把渡假的照片編成一本相片冊;把家裡的小陽台整理成都市綠洲,或是為自己創造一個與大自然相處的野餐時光。且容我和大家分享,二○一五年三月的第三個週末,我是這麼過的。

星期六
早上:大安公園享受野餐。晨跑完畢買早餐,到公園裡我最喜愛的大王椰樹區,邊閱讀雜誌邊吃早餐。偶爾看看四周也在休息享受的人們。我會觀察,在腦海裡為他們編故事。情不自禁的躺在草地,讓臉孔面對天空曬太陽,瞇著眼透過背光的葉子看到藍藍的天空。

晚上:紅房藝文聚會(Red Room Stage Time and Wine)。朱平是的我人生伴侶,每個月的第三個星期六,是他最期待的一天,是他和友人發起的藝文聚會「紅房(Red Room)」,固定舉辦的日子。聚會中,所有參與者都可以自由登記上台分享五分鐘。一首詩、一首歌、一段無厘頭地嘶吼大叫、一個神聖寧靜的片刻、一段舞蹈、部落格上的消息、書上的節錄、自言自語的呢喃……任何大家可以想到,且認為值得分享的生活藝文經驗,通通歡迎。

朱平這麼形容紅房:「透過沉靜的心和深沉地聆聽,在一個充滿正向以及創造能量的空間裡,我們找到彼此相似地方。偏見與誤解都是來自無知與恐懼。紅房是一個行動,提醒我們深沉原始人們需要和彼此連接,在無限的無知下,我們都平等。自從二○○九年,紅房成為了我們生活重要一部分,我希望更多的朋友們可以發掘紅房,離開現實世界,關閉手機,深入聆聽,感激與支持其他人,我們就可以找到自己身處的正向和創意的生態圈,一個快樂可以容易延伸的地方。」

有時有點累,卻被創造的能量充滿
偶爾,我會感到跟這麼多陌生人打交道很累,想待在家休息。但到了現場,就被參與者的能量感染。踏上紅房舞台的表演者,來自不同國家,不同專業,不同文化背景,相同的是,創作占他們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他們在意創造,不管是寫詩、寫曲、唱歌跳舞、表演說笑等,無關做得多好,而是踏出自我展現的那一步。

午夜:Lezs Meeting女人國十週年系列開幕暖身派對。身邊有許多同志朋友,但《LEZS》雜誌舉辦的女人國派對,我生平第一次參加。雜誌創辦人王安頤說,《LEZS》的目標是打造一個媒介平台,凝聚不同聲音,也讓非同志群體以真實、中性的角度,看見女同志的生活樣貌及生命故事。發聲,不一定得是社運式、抗爭性的,她選擇從時尚、生活風格、人物故事、音樂、影像的角度,軟性傳達女同志的觀點。來到台灣後,我學到女同志稱「拉子」,那晚看到他們為自己爭取一個同樣去愛的機會,我非常支持他們,因為幸福就是能愛與被愛。

星期天
早上:提供電話教練服務給北京的客戶。這位客戶創業後經歷許多辛酸,最後公司被併購,沒有破產或關掉,也算是一種解脫。他不再需要擔心公司的財務及營運,但同時也感到極度失落,無法適應改變。談到一半,抑鬱忽然像雲一般散了,他悟出了重獲生命力的方向,讓他感到有意義的是對人、對事、對社會、對地球創造價值的初衷。身分是員工,還是老闆,都不重要,只要他以創造價值為目的,就能夠活得精采。

中午:雲門淡水劇場舉辦的紀念羅曼菲午餐會。羅曼菲去世後,透過她的好友和多位傑出學生,我才認識了這位偉大的女性。每年三月,曼菲的家人及好友都會相聚,以歡樂的方式紀念她,同時也以曼菲的名字成立助學金,九年以來支持了四十五位舞蹈新銳出國進修。我從舞蹈家好友周書毅、布拉瑞揚身上,看到曼菲對他們的影響:不斷地超越,把自己推到那陌生、不舒服的挑戰地帶,期待駕馭後的蛻變。讓我更深刻的相信,我們的每一個行為,都可能是正向影響別人一生的機會。我看到漣漪效應在擴散,這些效應在曼菲離開後,餘波盪漾。

晚上:《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舞台劇。改編自同名小說,敘述作者米契.艾爾邦(Mitch Albom),與罹患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ALS,又稱漸凍症)的大學教授莫里.史瓦茲(Morrie Schwartz)之間的故事。

滿滿的行程,滿滿活出來的感覺
這次舞台劇導演Brook Hall,是位居住在台灣的外國人。如同台灣其他藝術工作者,Brook在極度有限的資源能力下堅持創作,進駐北投一個工廠廠區,設立實演場「The Lab Space」。只能容納五十多個位子的創新社區小型劇場,與觀眾幾乎零距離的舞台,我們不純粹是觀眾,也是參與者,共同創造每一場表演。Brook租下這個場地時,真擔心他想像的劇場無法實現,但看到他親自油漆,鋪地板,收集二手家具,直到開演,我的擔心多餘了。他的蝴蝶效應劇團與實演場,還需要更多支持,我會盡力幫助推廣。

每一次煎熬的過程,展現生命力
週末行程很滿,是滿滿的創意,滿滿的感動,滿滿的意義,我有活出來的感覺。怎麼過得有創意、多采多姿,重點不在於做了什麼特別有創意的事,而是勇於也樂於「創造」。創造的過程是生命力的展現,從無到有,從想法到實現。朋友提出很現實的狀況,「Ming,很多人可能沒有時間創造生活。有家小要照顧,還要忙工作,沒有自己的時間,也沒有自己的空間。」但正因為這位朋友的提醒,我更堅定要推廣非零禮物,為沒有時間、但期待嘗試新體驗的人,策展更有意義、更快樂的生活。透過非零禮物,每個月我和團隊策展一個主題,寄出一份送到家的驚喜,也包含特別規畫的家庭作業,協助大家鍛鍊「創造」力。

撰寫〈漣漪人〉專欄,從想法醞釀, 思路釐清,琢磨下筆,也讓我每個月有創作的機會。每一次寫作都是煎熬的過程,同時也是生命力的展現。就如美國作家喬瑟夫‧坎伯所說的:「很多人說我們都在尋求生命的意義。我不認同。我認為我們在尋求的是一種活出來的感覺。我們的生活經驗會在我們的內心深處與現實之間產生共鳴。因此我們實實在在地感受著活出來的精彩。」

我邀請所有的讀者寫信給我。不管是問問題也好,或是分享你的意見,我都期待與歡迎。有互動就有參與,我們一同參與實踐幸福快樂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