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實踐更快樂的生活?

(文章來源魅麗雜誌漣漪人專欄)

 

2014年十月第7屆的「更快樂營」順利結束。這次有來自廣州、香港和台灣各地的參與者。他們事前不知道會住在哪裡,不知道課程是如何安排,只知道第一天報到的時間與第三天的結束時間。他們都願意「探險」,允許自己「冒險」,以好奇心取代不確定的不安,以信任取代掌控的欲望,隨遇而安原來是可以選擇習慣,這讓他們學習到如何活得更自在、更快樂。而每個人返回到各自的生活後,相互保持聯繫,分享他們在工作生活上的實踐。我看到這些因分享而築起互信的支持,也開始散播了改變的漣漪。我和每個參與者一樣,心中也滿載著豐收,現在想起來依然能感受在身體暖暖流動的感動。這股感動讓我想藉這次的專欄跟讀者們分享是什麼支持我持續舉辦「更快樂營」、擔任教練,甚至開始策劃將快樂帶入生活的實踐:「非零禮物」。

 

支持我繼續走在教練這條路,我一定要提起這位好朋友GT給我的啟發。三年前他39歲時聘請我做他的教練,希望在邁入40歲那一年檢視自己的人生。教練過程中我看到他作為一個領導者的改變,成功地整合工作和生活,完全活出快樂、充實、自在及有意義的人生。當他接管全球金融市場主管職位時,我擔心他無法達到工作和生活的平衡,他跟我說「別擔心。銀行工作是我的嗜好,教練是我的熱愛」。因為他的改變,我對自己的教練工作從相信轉變成堅信。但今年九月底的時候,我收到他突然過世的噩耗!他的死訊給我很大的震撼。而我緬懷他的方式就是讓更多人知道是因為他的蛻變,自在地結合工作、生活與慈善公益,讓我看到能讓更多人學習「更快樂」有多麼重要。

 

台東:活出快樂
越來越多人知道「更快樂營」。而讓我創辦「更快樂營」的動力是來自我在台東生活的體悟。最近幾年,「台東」變成非常熱門的名詞,許多豐富又有深度的文化活動都在台東舉辦,例如今年8月在台東舉辦的台灣設計展和TEDxTaitung,還有11月初台灣好基金會的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這都是到訪台東的好理由。對我而言,「台東」有著更深的意義,代表著融合我生命中很重要的心靈經歷 。我們的家就在都蘭山下。我認為這座山有特別的能量,準備好的人會受其召喚。白天太平洋的風從海面吹上來。夜幕降臨,都蘭山涼爽的山嵐輕撫夢境。 太平洋的風將身上的緊繃感吹鬆了, 都蘭山的能量療癒了心裡的束縛。這就是我堅持在台東都蘭山舉辦「更快樂營」的原因之一,讓參與者重新找回能量,以更快樂的方式面對現實的生活。我想和各位讀者分享參與者的一些感受與經驗。

 

「穿梭在家庭與辦公室之間,沒有機會自己獨處。這個擱置一旁的渴望,從來沒有減少對我的拉扯。」都市的生活建構在辦公室與家之間的兩點一線,即便有戶外的休閒活動,多是與家人朋友共遊,鮮少有沈浸於大自然的獨處時間。所以,多數的參與者一抵達都蘭,第一個感受都是「心曠神怡」。有一位參與者分享了這段記錄,「清晨看見海面上的日出,我選擇走到海邊,看清楚那吸引我的海面光亮究竟閃著什麼魔力。往海邊走的路上,我才察覺到我一直遠眺自己的夢想,卻不敢行動。我沒有正視我內在的聲音。原來我一直是個充滿力量與直覺力的人,卻花了很多力氣繞了很多圈子去外面找答案。」在都蘭這個山海相伴的教室,只要願意給自己獨處的時間,你該面對的問題、該採取的行動就呼之欲出了。

 

與大自然相處的另一個好處是「不方便、不舒服、不確定」。我將課室設計在戶外,抓不準的天候提供了足夠的「不方便」讓參加者體驗自己的反應。這些反應就是探索自我,認識自己的開始。通過肢體活動他們開始覺知到身體的緊繃, 讓知覺漸漸地連結起身體的感受「原來我的身體是存在的」。

 

很多人以為自己狀態還好,因為沒有什麼煩惱。但是沒有煩惱就是快樂嗎?沒有負向情緒不等於擁有正向情緒。有位參與者經過三天的沈思後,終於聽到心裡的一句話「其實我不快樂」。這是一種投降,一種願意承認現況的窘迫感。「就在願意臣服自我後,靈光乍現!一小時,筆停不下來,寫下自己的反思。我知道我更快樂了!」

 

當我們能夠接受自己是不完美的(permission to be human),我們開始放下面具,不再否定自己的負面情緒,也更能夠包容別人人性的弱點。這給工作上擔任團隊領導者的參與者很大的省思,「長久以來,身為男性的團隊領導者,我常習慣性地用盡一切力量來隱藏任何不安與恐懼。」我也很欽佩他道出許多人需要突破的瓶頸,「唯有勇於在他人面前展現脆弱,有時就更能鼓舞及影響他人在不確定的情況下,仍然有勇氣呈現自己」。

 

「更快樂營」每屆有自中國、香港或亞洲鄰近國家來參加的朋友,對他們來說,台東豐富的多元文化是很吸引人的。小時候跳的竹竿舞、叮叮咚咚的特色服飾,是我們認識原住民的籠統印象。直到深入台東在地,漸漸認識不同族群的原住民朋友,有阿美族、卑南族、魯凱族、布農族、排灣族等等。 原住民對大自然的了解和尊重,也提供我們都市人一種轉譯「大自然」的方式。 透過原住民文化和生活態度,我們能重新審視人與環境的定位。有位參與者聽了魯凱族失傳已久的鼻笛樂聲,在原住民尋根的故事中察覺到和自己是如此疏離, 「鼻笛樂聲把我的魂給招回來了,實實在在的跟我接合起來,此刻是安心的,平靜的。」當我們完完全全投入的時候就會看到「當下」,就是那個當下,那個投入專注的心,才可以讓自己的才華發揮,感動別人。

 

快樂就在我們採取的行動
不論是啟發人生蛻變的教練服務、「更快樂營」,以及「非零禮物」,能讓更多人找到實踐更快樂的方法其實帶給我很深刻的學習。在這些過程中,我學習如何整合自己工作與生活,加上在台東的生活給我好奇、探險、與不畏懼嘗試的養分,我更堅信真實的快樂源於在生活中的真實體驗。所以「更快樂」的生活實踐是「快樂就在我們採取的行動」。

謝謝第7屆更快樂營的18位參與者,因為你們的勇敢,讓我深信在台東舉辦更快樂營是值得繼續努力的一件事。有你們我不孤單。


我推薦您閱讀海倫聶爾寧(Helen Nearing)所著的《人生摯愛的美好與告別》。因為這本書開啟我更有覺知、更自主自立、有質感的生活,我相信你也可以。

我邀請所有的讀者寫信給我。不管是問問題也好,或是分享您的意見,我都期待與歡迎。有互動就有參與,我們一同參與實踐幸福快樂的人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