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如何找到適合你的教練?

(文章來源魅麗雜誌漣漪人專欄)

C君是我最近一個新客戶,他上個月決定聘請我擔任他的教練,幫助他做職涯規劃。C君是法國人,過去十年在亞洲各地工作,非常喜歡在跨國、跨文化的工作。他服務的公司希望他明年回到法國總部,接受新的職位。他不確定是否該接受這個新任務,另一方面也想探索留在亞洲的可能性。

 

C君跟好友聊起他的狀況,好友建議他找一個專業教練。這位好友曾經是我的教練客戶,熟悉我的教練方式,所以向C君推薦我。 在接受新客戶之前,我都會提供一次免費咨詢,目的是互相認識,了解客戶的需求和目標,也讓客戶理解教練服務的遊戲規則。雙方都覺得可行,教練服務才會正式進行。

 

C君的目標之一是認清自己的優勢和能力,這樣他才能夠判斷未來應該選擇哪一種類型的工作。我先請他做了VIA人格潛質測試(註一),他也和我分享他公司內部360度的能力測試報告。這兩個測試,人格特質(character strengths)和工作能力(competencies),讓我和C君會談前都做足了準備,更全面地認識他自己。

 

第一次的會談,我們得出一個意料之外的發現。C君目前的工作性質是管理一個商場,有龐大的前線團隊,情商和人力管理是工作的成功關鍵。他非常喜歡也覺得他工作最有意義的就是栽培人才。從他的測試報告,我發現他的強項比較傾向理性和思考智慧方面的能力。所以我總覺得他跟我說的,和我親身與他互動感受到的他,有挺大的差距。針對這點我跟他探討了許久,最後他提到一個關鍵點。他剛畢業加入公司的時候,有位上司給他的評語是「你太聰明了,你的團隊可能跟不上你的思路。」上司的這句話,讓他從此隱藏自己的智慧和判斷力,立志彌補自己情商不夠強的短處。這也解釋了他為甚麼一直抗拒總部給他的新任務,因為那是一個需要高度才智和思考能力才能夠勝任的專家職責(specialist role),不是一個需要管理前線團隊的管理職(frontline operational role)。

 

在我們這次一小時的談話掀開了C君過去20年一直耿耿於懷的心結,就是沒有接受自己的特質偏向智慧思考型,而他一直督促自己成長的方向就是彌補自己最弱的一環。因為這個盲點,他刻意壓制自己的優勢,忽略了如何讓自己的優勢引領個人的職涯發展。雖然他最弱的一環的確有提升,他的團隊也高度認可他的領導能力,但他是否錯過了可以在自己的優勢上發揚光大的機會? C君相當認同這次會談的意義,也同意在下次見面前思索這些新發現。

 

所以,如何找教練呢?別人的推薦是一個很好的方法,特別是接受過教練服務的人的推薦。正如C君的好友曾經是我的客戶,他不只對我的教練服務滿意,也清楚我的風格和方式。他的推薦讓C君對我有信心,也知道我有足夠的能力幫助他,所以在第一次的會談,C君就準備好進入自己要面對的核心問題。

 

如何找到適合你的教練?
除了口碑的推薦,找到適合你的教練還需要留意什麼呢?讓我從你(客戶)的角度做些建議:

1)聆聽多過說話。
教練讓你感覺很舒服,很容易就敞開心扉的傾訴。教練不只聽懂你講的東西,也聽到你的保留及沒說出來的關鍵信息。他能夠在這麼多信息中很快的找到該關注的重點,而這需要有同理心的情商能力。

 

2)提問多過提供建議。
你當然希望教練提供答案,但教練的工作是幫助你釐清自己的問題,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如果教練這時候迎合你的需求(為了得到認同)而提供建議,這只會加強你的依賴性而沒有建立你的自主性。

 

3) 建設性及方向感
即使還沒有答案,但談話的過程會讓你覺得有方向感,慢慢的往目標前進,或是漸漸理出一些思路。這個過程讓你相信問題是可以解決的,而你有信心可以面對它。教練會讓你感覺很安全,但是他並不是一味地迎合你,而是在心理安全的基礎上引導你的思考,指出你的盲點,挑戰你的自我設限,讓你能夠從更廣、更高、更遠的角度思考。

 

4) 共同主動Co-active
好的教練沒有標準答案,沒有預設立場,不會以自己的價值觀和道德倫理而提供答案。教練互動不是老師與學生的指導和接受,它沒有尊卑的分別。它是雙方都主動的互動模式下共同創造新的可能性。

 

教練如何挑客戶?
當你在挑選教練的時候,教練藉由跟你聊天其實也在測試你是不是對的客戶,看看你準備好了嗎(Readiness to change)?Prochaska Change Model(註二)是我常用的一個模式來判斷客戶對改變的接受度。客戶處於不同的階段,教練就需要使用不一樣的切入方式。如果客戶處於「思考前階段」,就是沒意識到有問題,或知道有問題但不覺得有必要改變。在這個階段,有一些人沉迷在自己是受害者的狀態,到處博同情,還沒準備好要跳出受害者的角色。有些人會爭辯或否認問題,怪罪別人,歸咎外在環境因素。新手教練通常有個通病,就是「救世主」心態,逢人就想幫忙、想輔導,認為每個人都需要幫助,或每個人都願意被幫助。我的經驗會先幫助客戶提高察覺和自省能力,讓客戶意識到自己處於還沒有意願改變的階段,由他自己決定是否進入改變的下一個階段。

 

要成為一位專業教練,必須先了解自己在職業上的界線。所謂教練,並不是心理諮商師 (counselor)或是心理治療師(therapist)。這也呼應我四月份開始為教練服務所寫的第一篇,「教練以專業能力協助客戶釐清問題、聚焦目標、實現目標」,所以,我提倡的教練服務是能夠幫助那些已經準備好的-準備好要改變現狀,要讓自己更好,達到具體目標,想邁向夢想的人。

 

改變的階段 (Stages of Change) 展現的行為 (Behaviour Indicators)
思考前 (Pre-contemplation) 沒有改變的意願

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存在

認為別人或環境需要改變而不是自己需要改變

拒絕改變

必須接受「是自己的問題」才能夠進入下一個階段

思考 (Contemplation) 承認問題,開始思考如何面對

還未承諾採取行動

思考各種選擇 (可能會思考過渡而停滯不前)

必須採取一些小行動,才能夠前往下一個階段

準備 (Preparation) 計畫近期採取行動

少許的行為改變

必須設定目標與優先秩序

必須執行行動計畫

行動 (Action) 行為/經歷/環境有所改變

必須看到明顯的行為改變

投入精力與時間

變化最顯著的時候,也是得到最多外在支援的時候

維持 (Maintenance) 不能鬆懈,繼續努力

持續的應用,鞏固之前所達到的成功

維持新狀態

有些行為是需要有意識地持續做

 

註一:Values In Action個人性格潛質測試 (VIA Character Strengths, http://www.viacharacter.org)是正向心理學大師Christopher Peterson與Martin Seligman發展的性格潛質測量方法,共有24項性格潛質。VIA也是正向心理學最具代表性的應用工具。

註二:Prochaska Change Model (改變階段模式)源自Prochaska及DiClemente在1982年發展的「跨理論模式」(Transtheoretical Model),提供比較行為改變的理論基礎。


擔任教練,展現同理心是非常重要的。請觀看這短片,認識並理解同理心和憐憫同情的差異。http://www.youtube.com/watch?v=1Evwgu369Jw

我邀請所有的讀者寫信給我。不管是問問題也好,或是分享您的意見,我都期待與歡迎。有互動就有參與,我們一同參與實踐幸福快樂的人生。

為甚麼需要Coaching?

(文章來源魅麗雜誌漣漪人專欄)

 

為甚麼需要Coaching?

The Business of Happiness 2
從個人(客戶)的角度來看,專業教練服務幫助個人提升能力(building competence),以最有效的方式培養敏捷的應變力(learning agility),遇到挑戰時能夠從挫折迅速恢復(building resilience)。

A coach helps the executive to make sense of the environmental changes from a personal perspective and the personnel changes involved in adapting to the new landscape.

 二ΟΟ一年我進入教練服務這個行業,和一家英國諮詢公司合作,為一個在香港經營集裝箱碼頭的公司,進行策略和組織改革。由於香港市場的變化以及中國市場開放的機會,這間公司決定前進中國。公司內的員工,大部分從踏出校門便加入,多半從基層人員升上來,平均工作年資二十年。大家雖同意北上發展是正確的策略,但心裡卻出現很多抗拒,畢竟要跨出生理和心理的舒適圈不容易。一想到生活作息會出現改變,要挑戰講普通話,兩地價值觀的差異,以及工作模式的變化等等,公司內部沒有幾個人願意跑到大陸開拓市場。當公司從經營香港市場,擴展到同時經營大陸的集裝箱碼頭,整個總部運作模式也隨之轉變。

面對巨大的變化,不適應新環境或不認同改變的人,少數選擇離開,更有人被鼓勵離開,而留下的人,也必須經歷一段調適期。同時許多新血加入,公司變得更多元,公司文化也更包容,更有創新力。這不是投資單一課程就能解決,而是一個環環相扣,有系統的過程。花了大約三年,新策略才見到成績。

 

教練協助組織改革
企業教練服務在改革的階段,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首先是針對高階主管,主管對策略的認同,會鼓勵下屬更自信地往前衝。認同改變的主管,教練可以幫助他明瞭新環境必須掌握的新能力,提供支持和鼓勵幫助他快速成長。組織裡也有抱著保留或質疑態度的主管,教練的任務又是什麼呢?這些主管以為自己把真實的想法隱藏得很好,但這些抗拒仍會不經意表露無遺,同仁也一定會感覺到。此時教練需要幫助這些主管看清局勢,釐清組織改變對自己的影響,並為自己賦予新的工作期許與意義。

 

教練同時也扮演著一面鏡子,讓對方看到如何為自己此刻的選擇負起責任。
這些抗拒改變的主管,其實面對的挑戰非常大。這家公司一直都採取保守的處事風格,以及權威式領導。我在訪談中常聽到上司習慣性地下指令,員工則絕對地服從,大家遵從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的工作模式。然而新環境需要更多員工參與和發揮潛能,如何讓員工從依賴變成自發,從被動變成主動,從害怕變成有自信,從避免錯誤變成勇於嘗試?想建立新的領導方式,主管們必須檢視過去的領導方式如何導致員工的依賴性。說來容易,做來困難。因為這些主管們希望員工改變,卻沒意識到改變必須先從自己開始!

有位資深經理老張,他的團隊能力很強,像個充滿紀律的軍隊。這是他唯一懂得的領導方式,連在家教管孩子也如此,而他從不認為有什麼不對。現在公司要建立更開放多元的企業文化,主管們需要開始學習新的領導方式,多雙向溝通,讓下屬參與更多的決策,發揮員工的潛力等等。這個新要求,對老張來說既不可思議,也不知該怎麼改變自己。改革初期,老張採取敵對立場,雖不正面反駁上司,但私下經常對同事和下屬表達不滿,與公司策略唱反調。這讓老張的上司很頭痛,因為他是有能力的成員,但如果心態無法改變,反而會變成阻礙改革的絆腳石。

我是老張的教練。第一次見面,他就表明不認同公司的新方向,也認為教練服務是在浪費時間。他認為我是代表公司來的說客,對教練服務充滿抗拒。遇到這種情況,教練服務怎麼進行下去呢?很簡單,就是聊天。

在對方認為我的立場不中立時,我怎麼講他都聽不進去,於是我先以好奇心和同理心來傾聽他的心聲。目的不是改變他,而是認識和接納,先建立信任,也解釋了教練的角色後,教練的指引才能幫助他去意識,環境的變化如何影響自己,釐清這個影響,就能開始思考他該如何改變,以適應新環境,找到新定位。經過六個月合作,老張的改變有目共睹,他很快地度過了適應期,也變成改革的推動者。每個組織裡都有許多老張,表面上看起來,他們是阻擋改革的問題人物,但經過針對性的教練服務,有些人其實能成為改革推動者,當然有些也會選擇離開。

當主管們釐清環境變化對自己的意義,他們就有能力推動改變,幫助團隊成員走過從抗拒、適應到習慣的歷程,能夠以積極的心態面對新挑戰。對組織來說,教練服務的價值,是幫助人們以積極正向的方式面對挑戰,在過程中提供支持和資源。

 

知道轉換成做到」、「恐懼轉換成冒險」、「不得不轉換成我的選擇」、「我不行轉換成我的成長」、「受害者轉換成參與者」。

 

激發能力與適應職務
彼得剛接了新任務。這份工作超出他的能力,令他感到無法勝任,壓力很大。當時他不但做得很辛苦,也很痛苦,最糟糕的是做不出成績來,得不到上司和同事的認可。以前彼得負責新加坡市場,但新任務指派他到香港接任亞太區總監。管理整個亞太區所需要的能力很不一樣,更何況要適應文化和市場成熟度的差異。他聘請我擔任教練,幫助他渡過充滿挑戰的適應過程。

第一年,我們會談頻率是每兩週一次,第二年變成每個月一次。第一年的目標是應付挑戰和危機,第二年時彼得已經掌握了如何應變,可以發揮得更自在。他了解自我管理是發揮領導力的關鍵,處理好自己的狀態,才能夠應對各種突發情況。他也開始規畫三到五年的策略及如何帶領團隊達到目標。今年是他在這個職位的第四年,在職責範圍不斷擴充之下,我們目前的教練會談也轉而關注如何整合工作和生活,讓彼得能夠做得更有意義。
另一個案例是四年前,我開始當蘇珊的教練。起初她是負責香港市場的產品經理,隔年升至品牌經理,第三年調到上海當中國市場的行銷總監。我們的教練關係維持了五年。雖然在同一家公司,但事實上她已轉調三份工作,新工作不斷挑戰她的能力極限,而教練的陪伴讓蘇珊不孤獨,有信心面對新挑戰,也能夠快速進入狀態。

我的教練服務通常是一年。但許多客戶跟我維持長期合作,甚至長達五年。你可能會好奇為什麼會維持這麼久呢?我認為,教練的目標,是幫助客戶自己找到答案,建立自信,能夠自主自立,不應該變成客戶的長期心理拐杖。然而,從以上分享的這些案例,我們看到商業市場的變化,不斷加速組織架構與運作轉變。這些變化帶來接連不斷的新挑戰,挑戰著客戶的應變力、恢復力與勝任力,教練服務也因客戶階段性的成長,有著相互借鏡的學習價值。

 

為什麼需要教練
教練的指引,能幫助領導者先覺察環境的變化如何影響自己,當他釐清這個影響,就能開始思考他個人要做什麼改變,適應這個新的環境,找到新的定位。這是我對教練的定義。

我特別將教練服務以系列主題的方式介紹,除了支持台灣的教練發展,主張付費的教練服務,也希望大家了解到教練服務的價值。教練不是在學一種溝通技巧,也不只提供個人成長的學習。教練服務的專業價值在於能夠幫助企業,把企業發展和個人發展串聯起來。這也是為什麼我鼓勵有心往教練服務發展的朋友們,不要急著戴上寫著教練兩字的帽子,多花心力耕耘自己的職場成就,用心體驗人生,因為這些都是成為一位專業教練的重要養分。

Ari!出發南迴!大鳥

Ari(讀音阿累)是排灣族語走吧!的意思。

南迴, 一個多數台灣人記憶中既陌生又遙遠的一隅。

探訪南迴的這幾天,正巧遇上西南氣流,台灣南方有一團雲始終不散去。南迴公路雲霧繚繞,看不到藍藍的海,天空蒼白,雨一直下,沒有陽光。

朱平開著車,我坐在副駕駛座,放了加拿大民謠歌手Leonard Cohen的音樂。滄桑的嗓音唱著我們最喜歡的Anthem

There is a crack in everything. 萬物都有裂縫

That’s how the light gets in. 那是光照進來的契機

如同這趟南迴的旅行,你無法說這是完美的旅程,但正因如此,南迴的真實與樸實的生命力,才映照出了它的美。

南迴,是一段連台東居民都未必熟悉的地方,因為人煙罕至,所以有好多神秘的故事還藏在這,獵人追蹤師、部落奇女子、排灣族巫師的話、靦腆的植物雕塑家、凌晨時分補著魚的網、荒蕪盡頭的海。南迴處處有詩,安靜地存在著許多純粹的事物。

南迴像是一座有機的森林,沒有刻意的鑿痕,人事物都保持著原始的樣貌。我喜歡這樣的旅遊(Off the beaten track),一種探索及深度的旅行,能深入地方,看見當地人真實的生活。

第一站:大鳥

台東大鳥有個笆札筏布工坊,由部落媽媽所組成,我們來拜訪負責工坊營運的經理王曉彤她希望布工坊能成為部落中心,自給自足。這裏沒有所謂的盈餘,多出來的是給小學、運動會、社區發展用的。

王曉彤做了一件事,讓全校大鳥國小的小孩都背媽媽設計的書包。每一個小朋友的書包上,都有自己媽媽袖的十字繡,小朋友看身邊的人都有了,也會催促自己的媽媽,久而久之,所有大鳥國小的小朋友,都有了來自工坊的包包,建立大家對工坊的認同感。工坊常常都有人在,小孩放學後可以來這找媽媽,寫寫功課。老人家可以教刺繡讓文化傳承下去。媽媽在部落有工作做,拿得出早餐錢,很有成就感。布工坊做出來的包包未必是我喜歡的美感,但它的價值不是產品的銷量和市場,而是成為部落的心臟,聯繫老中青三代。這就是社會企業,真正解決部落生活的問題。

南迴都是山區,即使有 Google Map 也很容易迷路

我們早到,約見的人還沒到,就自己先逛逛。大鳥部落就兩條道路,兩邊都是矮房子,最高兩層樓。這一家最吸睛,外面有隻三條腿的黃狗。主人就是圖中左邊的女士。後來才知道我們要見的人就是她,王曉彤。
大鳥街景,四處都是色彩繽紛的壁畫。
大鳥街景,色彩繽紛的壁畫。是山豬嗎?

大鳥街景,這一條是彩繪街道,難怪到處都有彩繪。
色彩繽紛的街景。
大鳥街景。
布工坊,也是部落的中心。阿嬤們有機會傳承織繡手藝,媽媽們在這裡工作,自己賺錢又有成就感。孩子們下課後家裡沒人過來這裡肯定有人會照顧。
布工坊外面的一架縫衣機,戶外工作涼快視野又寬廣。

排灣族的圖騰與色彩。
布工坊部落的經理,部落熱血媽媽王曉彤。

大鳥部落有兩家名宿。沒機會進去,不曉得裡面的裝潢如何。外面看來挺有味道的。
大鳥部落有兩家名宿。沒機會進去,不曉得裡面的裝潢如何。這家外面有個菜園。

部落唯一的餐廳。

您願意付費聘請教練嗎?

(文章來源魅麗雜誌漣漪人專欄)

您願意付費聘請教練嗎?

教練是什麼呢?教練這個新興行業從一九九零年代開始,直到兩千年才在亞洲國際化的都市開始興起,例如香港和新加坡。我就是那時候接觸到教練服務,也有幸參與整個產業在亞洲的發展。看到「教練學」在台灣開始流行起來,又喜又憂的複雜心情油然而生。

教練是一個專業服務。它不是宗教,不屬於心理治療,也不是療癒師;它不是好友的陪伴,更不是前輩或導師的教導及分享。台灣現在流行上教練課程,令我憂慮的是,其中大部份參與者,是尚無人生歷練,也還沒有事業成就的年輕人,以為只要憑著善良的心、助人的欲望,和很好的溝通能力及人際關係,就可以成為教練。

教練是一個有科學研究基礎的專業。除了基礎教練能力,如提問和聆聽技巧,專業教練還必須有心理學、成人學習、行為模式、改變的步驟……等理論背景,以及自己原本事業的成就。

企業教練是什麼

如果是企業教練,必須對企業運作模式,商業運作,領導學及專業經理人培養有充分的理解。這方面的發展,已經開始進入成熟階段。客戶(公司的人力資源部門、CEO及董事會)開始長期聘請教練,目的是開發CEO及高階主管的領導力,提升他們面對改變和壓力的能力。

客戶清楚教練的專業能力,也願意付錢購買教練服務。我服務的企業客戶都是跨國公司,有專門管理「教練服務供應者」的部門。針對中高階主管的教練服務,費用大概是一小時五百到一千美金,以這樣高額的收費標準,您可想像教練必須非常專業,也必須有能力用最有效率的方式,幫助客戶達到目標。

生命教練是什麼

目前比較混亂的市場,是生命教練。如文章開頭所說,好像任何人只要覺得自己有助人之心就可以做生命教練。我認為教練的工作不只是針對工作方面的幫助,還要能夠幫助客戶學習快樂技巧,創造綻放的人生。我有十多年的教練經驗,但前半段職涯,完全不碰觸生命教練這一塊,因為我不認為自己有足夠的專業知識,提供這方面服務。我只專注在領導力、管理技巧和個人專業能力的話題。後來我決定到美國賓州大學修正向心理學(註二),對實踐生命有了科學理論後,才有信心提供全方位的教練服務

在這裡我覺得有必要協助大家釐清這幾個概念:個人成長(personal development), 教練技巧(coaching skills),教練和客戶(coach and client)和專業教練(professional coach)幾個特定名詞。

教練需要的自我訓練

好的教練課程,除了教導教練技巧,還有個人成長的課題。因為教練的目的是促進客戶成長。

教練必須懂得察覺自己,認識自己,從而改變自己的不足,也開發自己的潛能。您可以想像為甚麼那麼多人喜歡上教練課程了,因為它帶動個人及心靈成長。有些人學習到這個階段就夠了,努力做最好的自己,讓自己成就可看見的改變,都是很美好的事情。但如果這時,開始把自己定位為教練,急著要幫助別人改變,就會出現大問題。

不是每個人都適合做專業教練。專業教練也不會逢人就要幫助。在教練關係中,客戶有絕對主導權,教練以專業能力協助客戶釐清問題、聚焦目標、實現目標(A coach will hold the client accountable for his or her own action)。我不喜歡用「教練」(coach)和「被輔導者」(coachee)這些名詞。它誤導我們把客戶看成是被施與者。好的客戶充滿自我期許,會主動要求教練提供服務,幫助他達到目標。所以我建議用「教練」(coach)和「客戶」(coaching client)。

我的教練實例
有一個客戶A君。我和他的教練服務進行了十二個月。

A君是公司裡表現傑出的人才。A君的上司擔心他對工作的狂熱,會讓他的團隊喘不過氣來,對他個人而言也不是永續的工作模式。因此希望A君有一個教練協助他學習授權,讓團隊承擔更多的責任。A君一開始並不認同上司的觀點,但是公司付錢,他也得「應付」公司提供的這個教練服務。

首先,我必須幫助客戶把上司的要求轉化成客戶真心認可的目標。一旦把改變的動機釐清楚了,客戶很快意識到這是一個對自己有益的學習,他在第一個月內就把思緒理清,也開始改變自己的工作模式,把許多職責授權給他的團隊,很快就看到成效。目標達到了,他問我多出來的空閒時間該如何打發?從那一刻開始,他開始檢視自己的生活,把該結束的關係一一做了結,把該彌補的關係一步步的重建,也以PERMA模式(註三)規劃自己未來的人生。A君鼓起勇氣選擇無薪留職一年,完成周遊世界做志工的夢想。一年後他很快樂的回到原來的工作。

我的教練生涯成長

學習了正向心理學後,我清楚知道如何依科學依據的理論和工具幫助客戶探索豐盛生活的話題。當然,我自己的人生歷練:讓我看到更多的可能性,而客戶能感受得到這股信心。

豐富的人生經歷,對一個專業教練特別重要。如果沒有做過高階主管的經歷,我較難理解高階主管客戶所面對的環境和挑戰,也難於取得客戶的信任。所以我鼓勵有心往教練服務業發展的朋友們,不要急著去幫助別人,先把精力投資在發揮自己,取得職場上的成就和豐富的人生經驗,當時間到了,您就有足夠的本事做專業教練。

從教練行業發展的角度,我也看到兩個讓我憂慮的現象。

那麼多人想做教練
有這麼多付費的客戶嗎?

您願意付費聘請教練嗎?我發現台灣人非常喜歡學習,也喜歡請教老師給予指導。老師也認為受到做長輩的尊重而樂意教導晚輩。專業教練不會隨便提供指導,他給自己的定位不高於也不低於客戶,教練和客戶是平等的互動。

客戶聘請教練協助自己達到工作及人生目標,而教練有責任要求客戶對實踐自己的目標負責任。您會為了自我成長及實踐目標而付費找個專業教練嗎?想要做教練的人,您必須自掏錢包(不是公司幫你付錢找的教練)找教練,您才真正可以從客戶的角度體會他們的需求。自己身體力行了,才是打從心裡認同對教練服務的價值,了解專業服務的標準。我最常對想要做教練的朋友說一句話:「如果您沒有自費聘請教練,您就不可能成為別人的教練。」

那麼多教練課程
有多少人能真正提供教練服務?

台灣的教練行業目前都在賺教育的錢。上課是一種依賴權威的學習方式,而教練所提倡的是一種自我要求,尋求資源實現自己的目標的成長模式。如果這些學生不急著上課,先聘請教練幫助自己成長,通過自己的蛻變,驗證了教練的威力後才學習做教練,整個行業的發展可能會更快速。

註一:在台東都蘭的《更快樂營》,每次活動只有12個名額。想讓自己的過得更快樂的朋友們,請至《更快樂營》網站www.dulanretreat.com的了解更多(2018年因為場地工程的緣故而暫停舉辦,明年將會以全新的面貌開展。)
註二:正向心理學著重于幸福快樂的科學研究
註三:PERMA是正向心理學大師馬汀.塞利格曼(Martin Seligman)在Flourish《邁向圓滿:掌握幸福的科學方法 & 練習計畫》一書中,提倡五個幸福元素的字母組合。這五個字母分別是正面情緒(Positive Emotion),參與(Engagement),關係(Relationship),意義(Meaning),成就(Achievement)。

我邀請所有的讀者寫信給我。
不管是問問題也好,或是分享您的意見,我都期待與歡迎。有互動就有參與,我們一同參與實踐幸福快樂的人生。

做你喜歡還是你擅長的事?

 

(文章來源魅麗雜誌漣漪人專欄)

做你喜歡還是你擅長的事?

過年時拜訪了一位新認識的台東卑南族好朋友,在他的部落每個人都會唱歌。他說小時候唱歌的時候,阿嬤說「你唱歌會迷路,不知道怎麼回家。」阿嬤用這麼可愛的方式道出他五音不全的事實。阿公鼓勵他「不會唱歌沒問題,你可以像阿公這樣會講話。講話有道理,別人都會願意聽。」阿公很有智慧的幫助他培養自己的才能,而不是彌補弱項。

台灣現在最大的問題是一窩蜂的跟風, 不是每一個水濱公園都要放一個小黃鴨,不是每一個觀光景點都來個熱氣球吸引遊客,不是每一個人都該學吳寶春做麵包。真實的快樂來自認識自己的天賦特質,接受自己的長短處,發揚長處,面對短處,走出一條屬於自己,成為最棒的自己的路。這才是我們真正的功課。所以,我想在此談strengths 這個熱門話題。一直找不到最貼切的翻譯,天賦特質、天份、優勢、長處、才華、能力等詞句都無法完全詮釋strength在正向心理學的真正意思:天性加能力的結合。最後我選用“才能”。

天份(talent) 和才能(strength)的差別
天份是天生的天賦特質,是你最自然,最輕易做到的。譬如對繪畫色彩的敏感,對節奏的感知,語言的學習,肢體動感等等。然而這些天份必須得到認可,經過鍛鍊成為一種持續性的高度表現能力,才成為才能(strength)。 譬如對色彩的敏感,經過鍛鍊,成為素描,插畫,美編,彩妝的才能。

 

做你喜歡還是你擅長的事?
標準答案當然是做你所喜歡的,但是我要提出一個不一樣的想法。以正向心理學的角度來看,做你最擅長的,容易得到認可及成就感,而得到更多學習和鍛鍊機會,才會把它發揮的淋漓盡致。

Eugene O’Kelly(尤金.歐凱利) 所寫的Chasing Daylight (中文書名:追逐日光) 是我很喜歡的一本書。他講自己如何以積極的方式面對人生的結束。裡面有一段故事是尤金如何選擇他的職業志向。他從小就熱愛棒球,夢想成為一個職業棒球員。以他個子矮小,很難達到頂尖專業棒球的水準,所以選擇了另一條路做會計師,因為他從小就對數字數學有天分。他去世前是世界四大會計所之一KPMG的全球總裁。棒球沒有成為他的職業,但是成為他終生的嗜好,成為他生活的喜悅。

我喜歡做陶瓷,曾經夢想當個陶藝家,也真正嘗試落實這個夢想。辭掉工作做了兩年的陶藝。兩年後,我發現做陶瓷我真的樂在其中,但是也發現到自己沒有這方面的才華。我很幸運有機會去嘗試而驗證了自己真的不是世界級。

有位剛畢業的大學生說他找工作,要做他喜歡的工作。我問他喜歡什麼,他說不知道。我問他擅長什麼?他答不出來。讓我們先接受一個事實,只有極少數人很幸運的從小就知道自己的特質,他們通常是俱有特別的天賦,很早就引人注目,得到認可和栽培的機會。 絕大多數人通常是通過人生各種體驗,慢慢的認識自己。大多數人都是碰過許多釘子後才總結出自己的問題和弱點,但沒有方法發掘和培養自己的才能。

所以我建議讀者們,特別是正在找尋志向的朋友們,不要執著只做自己喜歡的事,要大膽的投入你目前所做的。從「愛你所做」,鍛鍊出真正的「做你所愛」。也就是透過工作的挑戰,認識自己的長處,進而建立自己的能力。

只發揮長處, 難道不管弱點呢?
發揮長處並不是否定缺點,只是關注點的不同。補短 (shore up weaknesses) 讓我們與社會相處得更好,是成長必修的功課。但是專注在彌補缺點並不會讓我們活得充實快樂,唯有開發自己的才能(build on strengths),發揮自己最棒的一面,才是真實的快樂的途徑。
所謂揚長避短,以正向心理學的詮釋是認識及面對自己的短處,尤其是那些阻礙我們發展的短處。 如何以積極正面地面對自己的短處呢? 關注點放在弱項,選擇最不擅長的領域為發展目標,投資的時間和精力與得到的成績進步,有時不僅是不對等的,可能還是徒勞無功。所以,大部份的時候,我們並不一定需要將短處做到最好,及格就夠了。
以天份爲關注的起點,反而是一種事半功倍的做法,把上天賜予的天份充分發揮,讓它發光發熱。

 

如何鍛鍊才能?
我有位客戶是培訓師,很容易察覺別人的情緒但他也很容易受別人的情緒影響,更會擔心別人的看法。但是他不知道如何運用這個特質,讓它產生正面的影響。我給他的建議是:DODA

探索 Discovery: 意識到自己善於察覺別人的情緒
認同 Ownership: 認同這個特質, 賦予它一個正面價值
開發 Develop: 有意識地鍛鍊和開發這個能力。不只是察覺負面情緒,也很容易察覺正面情緒。如何運用得得體? 過度運用又如何? 什麼時候該用它?什麼時候不適合?如何化解別人的負面情緒?如何挑動別人的正面情緒?
運用 Apply: 這位客戶授課的時候,雖然覺察到學生的各種負面情緒(被上司逼來上課的,心不在焉對課題沒興趣的,一心二用不斷看手機回email 或忙著其他工作),但是他不再害怕也不再受他們的情緒的影響,有了新的能量,挑戰自己,讓學生的負面情緒變成自己的動力,要贏回這些學生對課程的專心和投入。

經過幾次的鍛鍊,他找到如何把自己的特質,運用在適當的點上,不但懂得如何面對別人及自己的情緒,也懂得如何轉化這些情緒,創造更輕鬆充滿樂趣的學習環境。

 

人的生命力不是來自補短,充實快樂的人生與發揮所長有密切的關係 。正向心理學建議每天以不同的做法來運用自己的才能,會讓我們生活更快樂。譬如一個人的特質是與人交流,每天都刻意的結交一位朋友,就會感到愉悅和充實。發揮才能讓我們感到更快樂,充滿能量,是一種實現最棒的自己的感覺。當我們把個人天賦特質發揮的淋漓盡致時,它就是一個自我實現的過程。

 

我邀請所有的讀者寫信給我。
不管是問問題也好,或是分享你的意見,我都期待與歡迎。
有互動就有參與,我們一同參與實踐幸福快樂的人生。

你這個星期創造了什麼?

(文章來源魅麗雜誌漣漪人專欄)

 

你這個星期創造了什麼? What have you created this week?

我每年安排工作都只會排到十二月上旬,當最後一個案子結束了,代表今年的工作也結束了。
接下來的兩周是讓自己停下來、靜下來的時間,總結過去一年和展望未來一年的時間。

我回到都蘭山下的小房子。因為有時間靜下來,才有足夠的距離觀望自己。如何總結過去12個月的經歷?如何診斷自己目前的狀態?對未來又有何期許?

我先用PERMA模式給自己打分數,0分為最低,10分為最高分。
P和R分數怎麼這麼低?

我問伴侶他最希望看到我的一個改變是什麼?他說希望我不再用自己的標準要求他。這種做法不會讓他改變,反而讓我自己變得不快樂。我的確發現最近對他有過度挑剔的傾向,家裡每件事或他做任何事我都看不順眼。其實他一直都是這樣,沒有變,變的人是我。我以前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選擇性地只看好的地方,但最近精疲力盡,完全沒有能量來調控自己的情緒和行為。其實“做選擇”是需要能量的,當我們狀態不佳或是能量透支的情況下,是沒有“多餘”的精力去調控自己的選擇。

我發覺過去幾個月,自己動不動就埋怨,認為別人應該順著我的意思,別人應該體諒我。這個情境下遭殃的人通常是我們最親近的人。對別人發脾氣,其實是把自己的不滿,以怪罪別人的方式,抒發負面情緒。譬如工作壓力大,晚上回家還得加班把沒做完的工作做完。自己心裡正著急的時候,別人做的任何一件事都容易燃起我的導火線。

2013年是我人生很重要的一個轉折點。2013年上半年是谷底。香港公司的團隊解散了,台北非零餐廳的團隊也同時解散,兩者都不是我主動的選擇。我只能以最正向的方式面對這些改變:我把工作基地搬到台灣來,開始專注於創業人的教練服務。餐廳重新組織新的團隊,停業三個月後重新營業。漣漪人基金會開始有活動了。當然,我也著手開始在“魅麗雜誌”寫漣漪人專欄。

經營非零餐廳是讓我倍感壓力的。
因為那不是自己最擅長的領域,所以比較消耗精力,什麼都事倍功半。經營教練諮詢公司很簡單(已經做了十多年,找到自己的節奏了),小團隊,靠筆電、電話和腦力,隨時隨地都能工作。但餐廳很不同,需要帶領大組人員,以團隊運作的模式才能夠順利進行。我的責任很大,一群相信我的優秀青年選擇加入非零的團隊。我無時無刻思索如何讓一個以積極正向文化、主張“非零和”的餐廳可以永續經營和發展,讓顧客和工作夥伴願意和我一起為台灣創造一種新的可能性。我們都是在同一個生態,互相依存,互相連接,我們都有責任把善的漣漪散播出去,製造一個正向循環的生態。我也思考如何幫助工作夥伴快速學習,提升他們的競爭力。我更希望他們在這裏不只學會對自己負責,也學到做最好、最真實的自己,即使離開了非零,這些學習能對他們未來的人生有幫助。這一切的責任,一不小心就變成壓力了。

年末的避靜讓我釐清壓力源頭,從疑懼的情緒中跳脫出來,從根本著手,重新學習和壓力相處。使我們受苦的,往往不是情況本身,而是我們對於情況的想法。我把自己所做的事看得太沈重了,誤把關注點放在還沒有達到的結果上,忘了享受這個創造的過程。

重新思考後的我知道如何讓2014年過得更快樂。
1.承受壓力的能力,在於自己能力的提升,而不是減少壓力
對你是壓力的事情,對另一個人是日常工作。我的學生是港龍航空資深的空服人員。面對情緒化的旅客是日常工作,無辜被罵他們是習以為常,也不會掛在心上。然而剛剛加入的新人,面對旅客覺得壓力很大,都萌起離職的念頭。他們只要找到正確的面對方法,克服了這一關,有能力面對,就不再是壓力了。經營餐廳雖然不容易,我也沒必要哀怨自己多辛苦,把辛苦轉換成建立新能力的鍛鍊。

2. 放棄“過去”擁抱“現在”
不再與過去做比較。譬如我沒有經營餐廳的經驗,不會因此而沒有自信,或需要別人體諒我。對別人我也不再因為達不到我的要求而懊惱。 我相信很多人也會跟我犯同樣的毛病,認為自己已經講過很多次了而生氣(過去導向),反而忽略了處理當下的問題(當下導向)。別人如果懂了,就不會問,誰會喜歡自找麻煩。 我不再爲「為甚麼還不懂」而懊惱,我轉念關注「如何解決現在的問題」。

3. 跟自己相處
我知道自己需要獨處的時間。唯有停頓下來,我才能夠抽離,洞察自己行為背後的動機。理清思緒後,就看到下一步該如何走了。這就是我在台東都蘭山旁舉辦《更快樂營》的初衷,因為我相信一定有許多優秀的朋友跟我一樣,需要在一年之中找個時間,讓自己從固定的生活現實中抽離,與自己相處。

4. 創造力
我不覺得自己是有創意的人,但是「你這個星期創造了什麼?」(What have you created this week?)對我來說有當頭棒喝的感覺。這是我在新加坡的教練Stephen時常問我的一句話。我認為「創造」是學習掌握人生最好的鍛鍊方式。我所講的不是美學藝術的東西,而是從沒有變成有的過程,是一個念頭被實現的過程。譬如下廚就是一種創造。從規劃菜單,買食材,計劃操作流程,到最後上桌吃法的安排,都是創造的過程。創造也可以來自接觸新的東西。當我們遇到新的任務,有時候馬上就出現防禦或抗拒的反應,就會迴避,或不投資時間,但您可能正錯失了發現自己潛力的機會。在日常生活中加入一段創造的時間,您肯定會感受到生命力的提升。


你這個星期創造了什麼?

我邀請所有的讀者寫信給我。不管是問問題也好,或是分享你的意見,我都期待與歡迎。有互動就有參與,我們一同參與實踐幸福快樂的人生。

允許自己每天一剎那的輕盈

(文章來源魅麗雜誌漣漪人專欄)

比利時的Mimi基金會為20位癌症病患者做美妝服務。 化妝時他們被要求閉著眼睛,弄好了才可以張開眼睛。這些病患者以為會看到非常漂亮的自己,但是看到的是出乎意料的畫面。原來化妝師跟他們開了個玩笑,把他們打扮成各種奇特的形象。度過了第一時刻的迷糊和錯亂後,他們都笑起來了,不是微微一笑,而是開懷大笑,笑到眼淚都流出來的那種大笑。在那一剎那,他們忘記了癌症,連身邊的家人也一起笑起來了。這個活動緣起於一位病患者的一句話。她說患病前自己是無憂無慮(carefree)的,好懷念那種輕盈和放鬆的時光。

-無憂無慮 Carefree vs stressed out-

2014年我要活得更輕盈,活得更愉悅。 每天的生活,隨時會遇到不愉快的事,趕時間碰到一個沒有GPS又不識路的計程車司機,花了兩小時寫的文章突然間從屏幕上消失了。安排了很久的一個重要會議臨時被取消,合約拖了幾個月還簽不下來,孩子學校老師又約見等等。 那麼多個角色,那麼多責任,一天只有24小時,可能嗎?

我發現中文有許多跟這話題相關的成語。笑看人生,笑談人生,笑面人生,無憂無慮,快樂舒暢,逍遙自在等等。無憂無慮的狀態是快樂和放鬆的,就如學校放暑假的歡樂時光,或是週末不去上班的休閒自在。無憂無慮的反義並不是任意隨便。它的反義是憂心忡忡,心事重重,杞人憂天,庸人自擾的焦慮狀態。

學習幽默-
積極快樂的人生不是一切順利沒有逆境,而是在逆境中如何面對。可以很緊繃很嚴肅的應付,可以有意識的放鬆自己,也可以用幽默來化解,進而促進人際和諧關係。

記得在美國念正向心理學時最大的啓發是同學和老師們的幽默感。我所指的不是笑匠們的搞笑功力,而是一種幽默感,在不順或緊繃的情況下找到輕鬆逗樂的方式,讓自己也讓別人放鬆。

女演員珍妮佛羅倫斯在金球奬頒奬禮上,準備上臺領獎時,被自己的晚禮服長裙絆了腳,摔倒在舞臺邊上。當時全場靜默, 在這樣全球直播的盛大晚會上跌倒多麼糗。她迅速地起身,真摯而感慨地説:“為了走到這個位置,實現我的夢想,我這一路走得艱辛、坎坷,付出了很多代價,包括有時跌跌撞撞。全場爆發熱烈掌聲。 

 相信她不但不會因這次摔跤而影響形象,反而還會因此而獲得更多人的認可。這就是幽默感的威力,在瞬間化逆境為順境,化危機為機遇。

我不是天生賦有幽默感。35歲以前活得沈重且嚴肅,跟我在一起肯定不會得到喜悅和歡笑,只有酒精能夠讓我放下矜持,變得比較活潑和放鬆。正向心理學的學習讓我意識到製造愉悅情緒的重要性,從此開始練習如何讓自己不靠酒精的輔助也可以更放開更愉悅。
我是皺眉大王。每位同事都知道我有這個習慣。有幽默感的同事會說:“看來我又要幫你買除皺霜了”。不輕易放鬆的我也馬上笑起來。 感謝身邊有這麼多擁有幽默感的同事。

幽默表達-
最常聽到父母對孩子說:“再不把玩具收拾起來,以後別想再要新玩具。”如果這麼說,“玩具們都玩了一天了,讓它們回家休息吧,不然明天它們起不了床了。”父母如果懂得營造一種幽默的語言風格,也會讓孩子覺得輕鬆、歡樂。
但是幽默感乃一體兩面, 除了具有使人愉悅的正向特質,如說些或做些有趣的事情來逗樂他人,亦可能具有潛在傷害性,如嘲諷,在人際互動之間亦可能會帶來衝突和磨擦。

 

幽默風格理論架構(註一)對自己/對他人

良善的 自我提升型幽默(Self-enhancing humor)
傾向去維持幽默的人生觀。面對生活上的失諧、壓力,甚而逆境,也能維持幽默,會運用幽默來振奮自己,調節自己的情緒。最能代表的行為是「當我獨自一人且感到不愉快時,我會努力想些有趣的事來振奮自己」。研究幽默的學者們認為在四個幽默風格當中,這個類型是最接近傳統、狹義概念的幽默。

親和型幽默(Affiliative humor)
為了逗樂他人、促進人際關係和降低人際間的緊張,傾向去說些或做些有趣的事情、講笑話,自發性地進行善意的機智戲謔。使用這類幽默的人會同意「我喜歡逗他人笑」這個形容,他們認為無敵意、友善地使用幽默,能促進人際和諧。

有害的 自我貶抑型幽默(Self-defeating humor)
使用消遣自己的幽默方式提升與他人的關係。這類幽默傾向過度使用自貶幽默,降低自尊或犧牲自我形象,說些自己滑稽可笑及弱點的事情來使他人喜歡或接受自己。此類幽默是隱藏自己的負向感覺,企圖獲得別人的注意或認可。

攻擊型幽默(Aggressive humor)
使用消遣他人的幽默方式來取悅自己,利用幽默為目的來批判或操縱別人,像是諷刺、嘲笑、挖苦、輕蔑、辱罵的幽默,以及使用具有潛在攻擊性的幽默。這類風格的描述會是「當我想到好玩的趣事,不論說笑話的情境或時機是否恰當,非得把它說出來不可。」、「如果有人把事情搞砸了,我經常會嘲笑他。」這也包含那些在社交場合使用不當的幽默。

幽默是可以學習的,幽默感的培養可以從察覺自己的反應開始,也可以設定一個刻意的習慣。我以後會多做一件事,就是在郵件往來溝通的時候,除了談事情以外,會添加一些有趣的表達,為對方也為自己增加更多的正能量。這些是我平常提醒自己保有幽默感的方式,跟大家分享:

開懷大笑: 講個笑話或看臉書上的錄像也是學習開懷大笑的途徑。
出其不意: 我和伴侶喜歡玩搔癢遊戲,或把冰塊塞入對方的衣服等這種挺幼稚的行 為。就是這類遊戲,這種突然的驚喜也會給我們帶來無窮的樂趣。
好奇心: 保持赤子之心,對意外的,好奇的,互相矛盾的事情與刺激充滿興趣。 當我們不用批判的心,就不會有太多的責怪和憂慮。

 

 

註一:想深入瞭解關於幽默風格的研究,可參考 Rod A. Martin等學者們提出的「幽默風格量表」。台灣也有教育心理學的學者做延伸性的探討,可參考「區分良善與有害的幽默─正體中文版「幽默風格量表」的發展」(詹雨臻, 陳學志, 卓淑玲, Rod A. Martin).


不管自己如何忙碌,允許自己有那“一剎那的無憂無慮”。

我邀請所有的讀者寫信給我。不管是問問題也好,或是分享你的意見,我都期待與歡迎。有互動就有參與,我們一同參與實踐幸福快樂的人生。

你會感謝令你頭疼的上司嗎?

(文章來源魅麗雜誌漣漪人專欄)

 

你會感謝令你頭疼的上司嗎?

• 無聊就是練習創造意義的機會
• 因為不擅長而排斥
• 因為排斥而迴避
• 因為迴避而錯失突破的機會
• 因為突破而建立新技能

蘋果小姐跟我說她覺得該換工作了,想探討公司裡面有哪些職位是可以考慮的,也不排除離開現職到別的公司從新開始。
蘋果小姐今年初才升職,原本負責香港市場,升職後負責整個亞洲區的人才發展計劃。今年大半年的輔導都專注在幫助她更快速地掌握新職位的要求,進度還不錯,怎麼突然會萌起離開的想法呢?
原來蘋果小姐覺得自己的工作沒有意義,每天就是準備powerpoint投影片,對公司的各個部門主管作報告。她覺得不僅沒意義,也沒有機會發揮自己所長。她喜歡與前線有更直接的溝通,擅長與人打交道,習慣以面對面交談方式及解決問題。

為什麼蘋果小姐會對製作投影片產生這麼大的抵觸呢?為什麼上司會要求她做這麼無聊無意義的工作呢?難道上司真的這麼笨嗎?
蘋果小姐認為投影片只是一個工具,她過去的做法是提供想法,團隊成員會幫她把投影片整理好。但是在這個新的職位,上司非常重視而且會親自製作,還要求達到專業水準。蘋果小姐對此感到非常排斥,因為:
• 擔心自己做不好,無法做到上司所要的標準
• 不認同它的重要性,認為工作重點應該是面對面溝通,而不是紙上談兵
• 希望發揮自己的優勢,而不是花時間在自己不擅長的領域。
• 覺得把時間花在自己擅長的領域更有意義。

最後蘋果小姐想通了。她目前的處境還沒到需離開的地步,只是需要找到這份任務的意義。她不但接受這份任務的必要性,更找到製作投影片對她個人的意義。製作投影片可以很簡單,也可以是鍛煉她的思考能力的工具。最基本的是把腦袋裡的東西丟到投影片上,稍微整理順序,加上幾張圖片。更挑戰的是如何把自己懂的東西,經過瞭解他人的思維邏輯後,以他人可以接受的方式來呈現信息,讓人更容易理解和接受。蘋果小姐目前的工作不再只是執行任務,她必須影響其他高階主管對未來運作的想法。這種思考力和影響力正是蘋果小姐在這個職位最需要的能力。製作投影片只是個表象,找到背後所需的能力,就幫助她看到做這件事的意義了。

我也曾經碰過這樣的情況。剛進入職場5年左右,我非常欽佩的上司回英國,換了從美國來的新上司。他們兩人的風格絕然不同。舊上司注重的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和溝通。新上司重視系統性的思考模式和信息呈現的方式,讓我們溝通的對象更容易吸取信息。

當時的我面對這個改變就只懂得抱怨,認為新上司把重點放在花拳繡腿的表面功夫,而不重視人我溝通的本質。回想那時我帶著挺大的敵對心態面對新上司,也難怪做得辛苦。痛苦地熬了一年,我選擇離開。事過20多年了,我還是想向這位上司致歉(離開公司後就失去聯絡了),相信他當時做我的上司也很頭疼。

當碰到這種情況,正是我們最需要教練coaching(註一)的時候。當年心智還不夠成熟的我,不懂得尋求幫助,只以自己片面的認知,認為都是上司的不對,也覺得自己很倒霉,碰到惱人的上司。身邊的同事同情我,也都認同我的觀點,這更讓我自以為是。很可惜沒有人在這關鍵時刻給予我指引,讓我能夠轉換心態,採取積極的方式面對事情。這也是我為何鼓勵每一個人都應該有個教練,遇到瓶頸時,能幫助我們學習面對自己及面對問題。如果當時有個教練提醒我,我會察覺自己應對的方式其實是“博同情”,並不是正視問題。

現在來看這兩位上司,其實各有各的優勢。舊上司擅長人與人之間的溝通,特別是一對一的方式,當公司正在建立的時候,小小的團隊很適合這種親密的溝通方式。當公司變大了,團隊人數也跟著增加,這時候需要更有制度的溝通渠道,而新上司這方面的優勢,讓我們能夠以一對多的方式迅速地把信息傳達出去。
雖說那一年非常痛苦,回想起來,那段時間鍛煉出來的功夫正是我當時缺乏的能力,以更積極的態度來看就是“還未開發的能力”。我是不是真的在這方面有潛力,沒有人知道,只有試過了才知道。這套能力後來變成了我最具有特色的能力,能夠用簡易又生動的方式傳達複雜抽象的感念。

當我們覺得工作無趣或無意義,而上司卻認為它很重要的時候,先別急著罵上司。如果你在這方面能力很強,或是對這方面感興趣,你就不會覺得它無聊。譬如,你的工作是餐廳的外場服務,你特別喜歡和客人聊天,而工作要求你和客人多互動,你會覺得很有趣。但是如果你不太會跟陌生人打交道,你會覺得這個要求是“額外”的麻煩,覺得只要把基本點菜、上菜、服務及端盤子工作做好就行了。

如果轉換心態,把不喜歡或不擅長的領域轉變成提升自己的機會,你會突然發現自己越做越有成就感,越做越快樂!

(註一)
對教練學有興趣,或想找個教練幫助你達到突破,可聯絡國際教練聯盟台灣總會(ICF Taiwan)。會員多為「專業教練」(以教練為其專業者)或「教練型主管」(運用教練方法於管理領導中之主管)。http://www.icftaiwan.org


觀看比爾蓋茲“每個人都需要教練”的18分鐘演說(有中文字幕)。http://www.ted.com/talks/bill_gates_teachers_need_real_feedback.html

我邀請所有的讀者寫信給我。
不管是問問題也好,或是分享你的意見,我都期待與歡迎。
有互動就有參與,我們一同參與實踐幸福快樂的人生。

快樂就是愛

(文章來源魅麗雜誌漣漪人專欄)

Happiness is love
The only thing that really matters in life are your relationships to other people
– George Vaillant

這一期我們還是談愛情,不過,是從幸福快樂的角度來談。最近看了一篇文章《快樂人生的祕密》,作者是哈佛大學醫學院著名的精神病學教授,喬治‧瓦利恩特(George Vaillant)。
文章內容敘述美國近代科學史上,持續時間最長的一個縱貫性研究。自一九三七年起,兩百六十八名哈佛學生參加了一個名為「葛蘭特研究 the Grant Study」的計畫,主要問題是:「美好生活」有沒有公式可套用?是什麼使人們覺得快樂?就這個問題開始長程蒐集所有參予者的資料。

這兩百六十八位學生,用全部人生為這個實驗提供資料,每五年就得做一次仔細的身體檢查,耐心地回答一大堆心理測驗卷,而且每十五年要忍受詳細的面談,每隔一年要回答一份問卷,他們將自我生命歷程全然敞開,就這樣持續了七十五年!「葛蘭特研究」所提供的資訊,可說是這類研究中最珍貴也最徹底的。
這個歷經七十五年的時間,投入兩千萬美元經費的研究,依然持續進行中,研究發現:快樂人生的祕密,就是簡單五個字 『快樂就是「愛」』(註一)。

美好人生的關鍵,是和他人有良好的關係。何謂良好關係?這裡指得不是因身分地位而形成的角色關係,或是擴大社交網絡,而是一種親密(intimacy)和具有安全感(safety)的連結。它是一種完全被接納(total acceptance)的狀態,雙方都可以真實地做自己。這種真實連結的產生,需要雙方在關係中發揮同理心(empathy)。
換句話說,我們需要同時擁有「愛」 和「被愛」的能力,才能夠與他人建立如此深層的連結(connect)和投入(engagement)(註二)。這份愛,不是愛情,情欲,親情,承諾或永恆的愛,它是一種與他人有同理共感的關係。
喬治‧瓦利恩特從「葛蘭特研究」得出另一個結論:人真的有能力改變。儘管我們無法選擇人生的初始,譬如兒童時期所得到的愛與關懷,會影響成年後的應對模式(coping style) ;有些人年少時期沒有得到愛與關懷,而建立了不成熟或抽離式(disengage) 去應對他人,無法與人建立連結。但通常會遇到一個慘痛改變人生的經歷,意識到自己必須改變,於是經過後天努力,我們有能力成長,能以更成熟 、更正向的應對方式面對人生。

Capacity to love and be loved.
你可能會好奇,為什麼要說得如此累贅,一個單字「愛」不就夠了嗎?愛和被愛,它是動詞,不是名詞。它不只是付出,也是接收。
有些人喜歡說「被愛」比較幸福,我不同意這個說法。愛你的人,如果一直沒有得到你的愛,你只接收而沒有付出,總有一天他會不再愛你,因為他不但會覺得自己的付出沒有回報,更會因為不能得到回報,而找不到自己的真實快樂,累積了許多負面能量,覺得自己是個犧牲者,或是由愛變成恨。如果你不愛他,被愛也可能是個負擔。如果你只要別人愛你,而不知道如何愛別人,你也不可能得到真實的快樂。
我希望把話題從羅曼蒂克的愛,拉到更寬廣的角度來看。它是一種與他人有同理共感的連結。可以是短暫但真實的連結,也可以變成永久的友誼和支援。我的教練工作就是一個好例子,教練和客戶的關係,就是一種深層的連結,教練以好奇心,不批判和同理心的方式和客戶互動,讓客戶感覺到被愛和被接納的安全感,建立在真實「愛」與「被愛」的交流上,我才能幫助客戶突破及追求美好的人生,甚至可以說,教練的基本功力就是愛的能力。
這是許多從事教練工作的人,最難學會的事。因為愛是需要付出,愛是有條件的(我不相信無條件的愛),愛是要花時間陪伴的,愛是讓自己脆弱,愛是要冒險的,愛更是一種被需要的感覺及有能力助人的快樂泉源。

(註一)
『幸福就是愛』是我第一次的標題。但一直覺得把快樂翻譯成幸福又不太貼切。幸福對我來說有幸運,福氣的內涵,比較是讓人羨慕及不要太多自身努力的。英文的Happiness有多重意義,它包括中文的「幸福」的感覺,也包含充滿正向情緒的狀態。所以我決定用「快樂」取代「幸福」。

(註二)
上個月的專欄談到「成長的階段」。第6階段(親密)和第7(繁殖)就是建立愛與被愛的能力的階段。前面5個階段是學習建立成熟的人格,才能夠開始愛別人(接納,關懷,幫助,培育等),也能夠接受被愛。我們才能夠建立美好、深層的連結。

閱讀瓦利恩特接受《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的專訪 http://www.theatlantic.com/magazine/archive/2013/05/thanks-mom/309287/
閱讀瓦利恩特的《快樂人生的祕密》的文章http://greatergood.berkeley.edu/article/item/what_are_secrets_to_happy_life

我邀請所有的讀者寫信給我。不管是問問題也好,或是分享你的意見,我都期待與歡迎。有互動就有參與,我們一同參與實踐幸福快樂的人生。